Menu

飞羽醉月

Per Aspera Ad Astra

决策的困境

困境

人的一生太过短暂,但是我们遇到的问题、需要做出的决策却浩若繁星。尤其是现代社会,每个人的选择余地获得了极大的扩展,从而导致遇到的决策问题成几何级数迅速增加,也导致了人们更难做出决策。每个人都想要找出最优决策,但是很多决策实在太过复杂,我们注定不能找到一条万全的路。

复杂情况下进行决策确实不会有确定的最优解,只能说有较好的选择,但是如果以不能找到确定的最优解为由就去随便乱选,我觉得也不稳妥。所以请注意下面的观点都是基于如何做出尽可能好的决策来讨论的。

一个让人惋惜的现象是,尽管我们面临了无数的决策,却有很多人根本没意识到自己决策的重要性。很少有人会有意识地复盘过自己做的决策,如果我们仔细回顾当初位于人生重大结点时做出的决策,我们可能会忽然发现原来自己此刻的状态,很大程度上就是当初决策的结果。

一个非常典型的例子就是高考。高考结束后很多人面临两个重要决策,一个是去哪读书,一个是读什么专业。相当一部分人“轻易”地做出了这两个决策。这里说“轻易”并不是说就好像抛硬币似的那么轻易,尽管确实也有这样的人。而是说,相比起这件事的重要程度来说,很多人并没有足够努力地去提高这些决策的准确性。

他们只是根据自己知道的一点有限的信息,根据父母有限的见解,根据以前听说的各种传闻,做出了这个与未来人生关系甚大的决策。“谁谁谁家孩子现在读XX专业,毕业了工作不愁”,“报纸上说了,XXX学校好”。这些话就成了很多人做出重大决策的全部基础。

而最可怕的一点大概是,很多时候这些重大决策给你的感觉就好像只是决定今天早上吃什么一样轻飘飘的,你根本意识不到它所产生的蝴蝶效应有多么可怕。这一点和时代变革一样,真正的时代变革并不是“忽如一夜春风来,千树万树梨花开”。而是“随风潜入夜,润物细无声”。

那么问题是,我们应该如何提高决策能力呢?

想要做出决策,我们能依赖的就只有理性和经验,还有信息。善用理性思维能力,或者有着丰富的相关经验,又或者掌握很多与决策有关的信息,都能帮助我们做出更合适、更准确的决策。所以归结起来,想要做出高质量的决策,要么提高自己的理性思维能力(比如逻辑推理,批判性思维能力等等),或者尽可能地掌握更多经验,要么就是掌握更多的信息。三者相辅相成,都会对结果产生影响。

这个过程并不轻松,尤其是人在决策时往往会受到情绪的干扰,很难做出理性的选择。还有很多看似无法逾越的障碍,都会影响最终的决策过程。

但决策之难并不意味着我们应该害怕决策,甚至放弃决策,将人生的选择权交由命运的洪流。相信“车到山前必有路,船到桥头自然直。”我们反而应该尽我们所能去剖析问题,做出范围内的最好决策。

only dead fish go with the flow.

如何提高经验决策能力

Coursera上有一门很受欢迎的历史类公开课《秦始皇》,讲者是台湾大学历史系的助教吕世浩老师,吕老师在这门课开篇的时候探讨了一个重要的问题:读历史有什么用?历史在今天这样一个前所未有的时代里能够为我们提供怎样的价值?吕老师的观点非常有意思,各位可以花时间去看看这节课,我在这里就不啰嗦了。我想说的则是吕老师在如何读历史里引用的一段话:

何取觀史,當如身在其中,見事之利害,時之禍患,必掩卷自思,使我遇此等事,當作如何處之,如此觀史,學問亦可以進,知識亦可以高方為有益。
—— [宋]吕祖谦

上面这段话的意思很简明,却提出了一种非常优秀的读史的方法,把自己带入历史之中去做决策,从而增长自己的阅历。

还有一种方法…

设想一个情景,当我们突然面临一个重大决策时,我们很难短时间内去提高前两种能力,我们收集的信息也十分有限,我们该怎么办?

寻求经验更丰富的人的指点。

但是这里也有坑,一种情况是高人其实不靠谱,他并没有那么“高”,或者他缺乏类似的经验与信息。另一种情况则是高人自己判断错了,这一点没办法避免。所以可能的理想的情况是从高人那里了解他决策的理由、决策的背景,然后对这一决策进行判断。

还有一种情况就是,觉得自己的认知比对方更正确,于是尽管对方可能给了相对正确的判断,你却不相信,还是坚持自己的选择。犯这种错误的人可能最多。

迷思

想要做出决策,其实还涉及到了不少问题。比如情绪干扰,比如看似无法解决的客观问题,使得人很难理性地做出最好的选择。

所以不厌其烦地再说一次:请三思而后行。

 

To continue…

发表评论